青岛旅游网
旅游保险

从泸沽湖到木里,在川西南深处遗忘时光

作者: 来源: 时间:2021-01-31

 

  提及川西南的凉山彝族自治州,人们最常联想到是大凉山的彝族火把节。殊不知,凉山州还有两处地域,为世间难得的珍宝。一处是盐源县境内的泸沽湖,世人多以为泸沽湖在云南,其实泸沽湖的大半部分属于四川凉山。另一处则是木里藏族自治县,作为香格里拉的一部分,因其几乎完全未被开发的原生态,我们更愿意称其为“最后的香格里拉”。在木里,尤其特别的是一个叫俄亚的纳西古村,尚完好保留着东巴文化。

  我们此行从泸沽湖到木里,进而深入俄亚,这一路秘境,让人忘记都市的繁华忙碌。旅行者在体会当地本色的同时,亦触碰到最原初的自我。

  第一篇走进泸沽湖,“女儿国”本色

  对于地处川滇两省交界处的泸沽湖,云南的开发和宣传时间要远早于四川。因而一直以来提及泸沽湖,大多数人似乎想当然地以为它属于云南。然而事实上,泸沽湖位于四川境内的湖岸线要比云南境内的长,且摩梭人的习俗保存较好的村落亦在四川。这一次我们从凉山彝族自治州的首府西昌出发,来到四川凉山盐源县的泸沽湖,感受如传奇般存在于人们心中的“女儿国”本色。

  赶赴一场夕阳云彩的盛宴

  将到泸沽湖时已是黄昏,我们虽还未见到湖水真容,不远处一道道金光穿透云层,所投射之处已经向人暗示着泸沽湖的所在。而当泸沽湖终于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中,如一块剔透的蓝水晶,跌落于那一片金光中,这第一眼湖水的美顿时让人觉得仿佛遁入另一个时空。

  我们在湖边一处无人之地下车,风平浪静的湖面,一眼望不到头。湖对岸的西天,大团的云彩在翻腾,靠近夕阳的云朵金光璀璨几近燃烧,离夕阳较远的云朵则被淡淡的橘黄笼罩着,整个天空似是一场云彩的盛宴。隔几秒钟,云朵就变换了色泽和形状,一眼一个样。湖的斜对面如墨般的狮子山在夕阳中格外沉静。云彩和山峦落入湖面的倒影和湖上的世界已分不出彼此,此刻的泸沽湖仿佛一位风姿绰约、不施粉黛的美人,素面朝天就已倾国倾城。

  直到夕阳完全沉入对岸山后,黑夜笼罩湖面,我们方才沿着湖边的小路往住处走。一路上大多数时候都安静得出奇,仿佛世界屏住了寻常的呼吸在等待着什么,人的脚步声和断断续续的说话声将周遭衬托得更为静谧。走着走着我们也渐渐融入到这种氛围里,仿佛世间不曾那么喧闹过,仿佛这湖边世界的安宁,才是生活亘古的常态。

  提起泸沽湖,人们都会想到摩梭人。摩梭并非是一个民族,而是那些世代生活在泸沽湖畔的人的总称。泸沽湖位于四川盐源县和云南宁蒗县的交界处。生活在四川境内的泸沽湖人被归为纳西族,生活在四川境内的被归为蒙古族。对于泸沽湖的开发,云南的灵敏度要高于四川。早在1986年,云南就将泸沽湖确定为省级自然保护区,1994年又将其确定为省级旅游区。而四川盐源这边的旅游开发则要迟钝得多。因而一直以来提及泸沽湖,大多数人似乎想当然地以为它属于云南。然而事实上,泸沽湖位于四川境内的湖岸线要比云南境内的长,且摩梭人的习俗保存较好的村落亦在四川。

  乘着猪槽船,从草海到王妃岛

  清晨的五支洛码头,我们乘着一条猪槽船进入草海。草海是泸沽湖中一片独特的水域,其中生长着一丛丛芦苇。再加上几十种水生植物、奇珍异草和各种水生动物使得草海成为了生物天堂。猪槽船在草海中缓慢穿行。船行其中,如穿行于芦苇的迷墙间。湖水清透,行行水草随着水波摇摆荡漾,不时能见几条鱼儿在水草中穿梭。

  撑船的有两人,一位身着摩梭传统服饰的大姐站在船头,另一位年轻男子站在船尾,两人一人摇着一只船橹,合力划船。猪槽船是泸沽湖当地一种独特的交通工具,船头的大姐告诉我,过去猪槽船由一根粗壮的圆木镂空,两头削尖而成,因为看上去像猪槽而得名。我们现在乘坐的猪槽船已经是改造升级过的版本,虽形状跟过去相似,但为了满足运载更多游客的需要,已不再仅由一根木头构成,相比极其狭长的原始猪槽船要宽敞些。

  当船驶出草海,展现在眼前的又是一片平坦如镜的湖水。船行的下一站王妃岛,是泸沽湖末代王妃居住的过岛屿。被称为“女儿国”的泸沽湖,最早被推向大众视野是因为摩梭女人杨二车娜姆,但有关她个人的争议却也不少。来到泸沽湖,我们方才知晓泸沽湖还有一位真正值得去了解的传奇女性——末代王妃肖淑明。同行的冷哥在十多年前来泸沽湖时就曾拜访过这位王妃。只可惜王妃在2008年病逝,我们无缘见到,只能听冷哥讲述王妃的生平故事。

  生于1927年的肖淑明,被摩梭人称作泸沽湖的末代王妃。有意思的是,肖淑明并非摩梭人,而是汉族女子。她出生在四川的军人家庭,从小上学读书,且相貌秀美,在学校里既是才女又是校花。1943年,年仅16岁的肖淑明被泸沽湖摩梭人的首领喇宝臣看中,当时西康省的主席便采用了“和亲”政策,把肖淑明嫁到了泸沽湖。据说最初肖淑明并不愿意来到这贫穷蛮荒的异族之地,但最终还是敌不过父母之命,成为了摩梭人的王妃。我们很难想象当肖淑明跋山涉水从天府成都来到这边远之地,见到第一眼泸沽湖时是怎样的心情,那蓝得似乎来自仙界的湖水是否让她像我们初到泸沽湖时一般欣喜得不能自已,抑或是她的心情还依然被沮丧所填充纵使美景也无法令她释怀。

  初到泸沽湖的王妃还有百般不适,比如摩梭人的衣服就曾让她恼火不已。过去摩梭女人穿着的百褶长裙重达两公斤多,还要绑上5米长的粗腰带,穿惯了汉人轻便衣服的她自然很难适应。但随着时日增长,肖淑明还是渐渐习惯了泸沽湖的生活,她不仅适应了这儿奇特的习俗,学会了摩梭人的语言,还真正理解了摩梭人的文化。几十年后,当泸沽湖渐渐成为知名景点吸引了五湖四海的游客,人们都热衷于去拜访这位末代王妃,听她讲述过去的故事。面对那些带着窥探猎奇的眼光来打量摩梭“走婚”习俗的人们,王妃常常这样跟他们诠释她心中的走婚,“感情好就一直走到老,分开的话也没有任何纠纷。很真诚坦白。”

  我们登陆王妃岛,岛不大,几分钟便可绕行一周。我站在岸边的高地上俯瞰泸沽湖,此时天空中正飘着几丝雨,湖水蓝得深沉。远处两三只猪槽船点缀于湖面,对岸的山峦被白云缠绕,似幻境一般。当年喇宝臣将王妃安置在这个岛上并派土司衙门兵丁数十人驻岛保护。一离开故乡就住在这个小岛上不知是否会让她觉得孤独寂寞,但站在岛上看到的泸沽湖风光想必可以极大地抚慰思乡之情。

  偶入摩梭古屋

  离开王妃岛回岸的路上,我们和摇橹的大姐聊起来。大姐叫次尔娜姆,今年三十多岁,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她家最年长的是已经年过八旬的奶奶。他们一家四代就居住在泸沽湖岸边的洛洼村。这几天赶上农忙时节,全家的劳动力都在地里忙着收玉米,听到有游客要乘船,次尔娜姆才赶忙穿戴上传统的服饰,来到码头渡我们。我和同事小白听说次尔娜姆家保留着几十年前建造的旧式花楼,且就在我们即将靠岸的洛洼码头边,便决定去她家看一看,次尔娜姆也爽快地应允了我们。

  船靠岸后,步行约5分钟,我们到了次尔娜姆家。一走进院子,我们就被“横躺”在院子一角的一整张猪肉吸引。次尔娜姆告诉我们,这就是泸沽湖一带“大名鼎鼎”的猪膘肉。摩梭人家中每年都要制作猪膘肉,杀了猪后,去其内脏、剔除骨头,并将盐巴和花椒撒在腹腔内,之后将猪缝合风腌至少一年,使其成为一大块完整的腊肉。我们当下所见的猪瞟肉便正处在风腌的过程中。制作成的猪膘肉放置多少年都不会腐坏,人们想吃时割下一块,十分方便,这也成了摩梭人招待客人时的必备食物。

  次尔娜姆进而告诉我们,这个院子里的房屋是前些年修建的,主要作为旅馆给游客住宿。他们自家住的房子都在后面。一走进后院,挨个相邻的几座老房子立刻让我们啧啧惊叹。通过次尔娜姆的介绍我们得知,左侧的房子是正房,中间的是经堂,右侧的是花楼。这些房屋都为木质结构,四壁由削过皮的原木两端砍上砍口垒制而成,俗称木楞房,是泸沽湖的传统房屋样式。

  花楼是唯一的二层房屋,一看就颇有些年头。几串火红的辣椒和一排黄澄澄的玉米挂在二楼的阳台上,这些鲜亮浓郁的色彩和构成花楼的一排排圆木的组合颇像一幅油画。花楼的二层通常都为姑娘们的闺房。我们踩着木楼梯上到二楼,推开房门,可以看到一扇朝向小巷的窗户。在摩梭人的走婚习俗中,互相心仪的男女要完成最初的走婚,男子便是从这扇窗户爬进女子的屋内。

这座修建于四十多年前的花楼在这个家族存在的时间比次尔娜姆的年龄还要长。如今花楼由于年深日久、破损严重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万家欢乐闹元宵 岱岳区开展2019闹元宵...

  • 打造茶产业金名片 金坛雀舌茶道会开幕

  • 陶然心醉燕子岩

  • 格桑花海集中绽放 引人游玩拍照留念

  • 塞舌尔群岛:另个世界的极致原始美

  • 在巴厘岛Club Med&nb...

  • 广深港高铁全线开通首日 众多游客前来“打...

  • 比马尔代夫性价比更高的地方